尊敬的會員   

北京評書

[日期:2019-01-06]   來源:家志網  作者:chengfei   閱讀: 4[字體: ]

 “北京評書”是講究與現場觀眾互動的表演藝術,然而,曾幾何起,隨著書館的消失,“北京評書”也逐漸失去了其生存、發展所必需的環境。其傳承人連麗如為此心急如焚,卻幾開書館終不成。宣武區政府了解情況后,決定將新建成的文化館多功能廳無償提供給連麗如開“宣南書館”,從此,評書愛好者奔走相告,越聚越多······
2月21日下午1點,宣武區文化館多功能廳里人聲鼎沸,像是一群老朋友在舉辦一場聚會,大家互相熟稔地問著好,彼此招呼著落座、看茶,其間有老有少。人群中,一位言談爽朗的老太太顯然是這場“聚會”的中心人物。

  “這就是連麗如連先生。”一位20來歲的小伙子向記者介紹,“我們都是連先生的‘粉絲’,自從前年宣南書館開張,大家就慢慢地聚攏了起來,能有這么個地兒聽評書,太難得了,我和媳婦兒雷打不動,每周都來聽。”這里的聽眾大多是連派評書的鐵桿“粉絲”,聽的次數多了,彼此也就成了熟人,大家每周六下午1點多就聚在宣武區文化館的多功能廳里,互相交流交流心得,甚至切磋切磋技藝,不亦樂乎,這每周3小時的評書時間已經成了他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更有甚者,“粉絲”變成了徒弟,師承連麗如先生開始登臺說評書。

  事實上,近幾十年來,評書這門古老的口頭表演藝術,離老百姓的生活漸行漸遠,特別是在娛樂方式極大豐富的今天,曲藝說書這種傳統娛樂模式越來越少了。毫不夸張地說,大多數年輕人從來沒有看過一次真正的評書,有限的一點了解,全是來自于從電視、廣播等媒體,而評書的妙處卻在于說書者和觀眾的現場交流,絕非看電視和聽廣播能夠體會到的。

  評書如何傳承發展?連派評書的惟一繼承人、著名評書藝術家連闊如之女連麗如先生很著急。1993年以來,連麗如多次遠赴他鄉,將評書藝術帶到了美國、新加坡、馬來西亞等國,反響熱烈。連麗如心想,我們祖國文化中這么好的東西,連外國人都那么喜歡,不能讓它絕了,無論如何,得讓它傳承下去。

  但現實是嚴峻的,當年連麗如所在的北京宣武說唱團是全國最大的長書團,現如今,全團的56位藝術家中,還在說評書的僅剩連麗如一人了,而連麗如也已近古稀之年。雖然連麗如為廣播電臺、電視臺錄制了十幾部長篇評書,播出后反響熱烈,可她深知,如果評書失去了現場,那么其藝術魅力將會大打折扣,很難得到忠實聽眾的支持。“把評書說好,最重要的就是你把握觀眾的本領,得讓大家一個個直眉瞪眼地盯著你,完全進入到情境中來,跟著你笑,跟著你悲,能現場調動起觀眾情緒的人才能講好評書。”更重要的是,如果沒有現場的舞臺,那么評書就無法傳承下去,有心學習評書的后輩根本沒有學習的環境和實戰的場地。于是,開書館,成了連麗如心頭最大的念想。由于各種原因,幾次開設書館的經歷都以失敗告終,連麗如只好單槍匹馬打游擊戰。

  這種情形一直持續到宣武區文化新館的建成使用。在得知“北京評書”傳承的現狀和困難后,區里決定將宣武區文化新館的多功能廳提供給連麗如開辦“宣南書館”,并免收一切房租水電費用。同時,工商、稅務等部門都給予了“宣南書館”很大的支持。

  2007年9月15日,位于開陽橋畔的宣武區文化館新館舉行了開館儀式,當天,宣南書館開張,連麗如率幾名徒弟進行首場演出,大獲成功。從此,聽眾們奔走相告,大家紛紛前來一睹北京評書的風采,而這一來,就再也走不了了。“傳承人的努力十分重要,政府的保護工作更重要,我要感謝宣武區為保護‘北京評書’做出的努力。”這是連麗如對記者講的第一句話。

  開書館是手段,讓更多的人喜愛評書才是最終目的。可喜的是,來宣南書館聽評書的大多是年輕人。跟記者聊天的小伙子是一名銀行職員,他的妻子就職于一家律師事務所。書館的工作人員鄭欣先生介紹,“這個設座260位的廳里,最多時可賣出300余張票,許多聽眾寧愿站著也要來聽。聽眾以年輕人為主,大約占到了90%。”

  “吸引聽眾來,靠的是宣傳,而留下聽眾,靠的是評書的魅力和我們評書藝術家的功力!”神采奕奕的連麗如底氣十足地說。看著現場坐得滿滿當當的觀眾,瞧著連麗如意氣風發的精神頭兒,還有宣武文化館同志們不計回報的服務,記者感到,評書這棵傳統藝術的大樹發了新芽,不久的將來,它便會重新枝繁葉茂。

相關評論
贊助商鏈接
贊助商鏈接
高清国产在线视频精品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