尊敬的會員   

京韻大鼓

[日期:2019-01-06]   來源:家志網  作者:chengfei   閱讀: 3[字體: ]

由河北省滄州、河間一帶流行的木板大鼓發展而來,形成于京津兩地。以京韻大鼓聞名全國的首推劉寶全。由河北省滄州、河間一帶流行的木板大鼓發展而來,形成于京津兩地。河南木板大鼓傳入天津、北京后,劉寶全改以北京的語音聲調來吐字發音,吸收石韻書、馬頭調和京劇的一些唱法,創制新腔,專唱短篇曲目,稱京韻大鼓,屬于鼓詞類曲藝音樂。
與劉寶全同時并起的藝人有張小軒、白云鵬。京韻大鼓在五四運動時期,曾出票友張云肪等人編寫廠一些新曲目,由白云鵬、崔子明等人演唱。崔子明創滑稽大鼓,成為京韻大鼓的一個支派.唱腔以一板三眼的慢中板和有板無眼的緊板為主,必要時穿插一些一板一眼的板式,基本腔調有平腔、高腔、落腔、甩腔、起伏腔。起伏腔是“劉派”唱腔的主要創造,包括有各種長腔、悲腔、花腔。此外,京韻大鼓具有半說半唱的特色。韻白(包括在板眼節奏之內的韻白和沒有板眼節奏的韻白)在演唱中也占重要的位置,與唱腔銜接自然。主要伴奏樂器為大三弦與四胡,有時佐以琵琶。演員自擊鼓板掌握節奏。傳統曲目有《單刀會》、《戰長沙》、《博望坡》等數十段,以及由劉寶全、白云鵬等人整理的《長坂坡》、《白帝城》、《探晴雯》、《樊金定罵城》等數十段。

  木板大鼓即“怯大鼓”,在改革、發展過程中,叫過很多名稱:在北京曾稱“京調大鼓”、“小口大鼓”、“音韻大鼓”、“文明大鼓”、“平韻大鼓”,在天津曾稱“衛調”、“衛調大鼓”、“文武大鼓”、“京音大鼓”。民國三十五年(1946)北京成立曲藝公會后,遂正式統一名稱為“京韻大鼓”。

  京韻大鼓唱詞的基本句式是七字句,有的加入了嵌字、襯字及垛句。每篇唱詞約一百四五十句左右。用韻以北京十三轍為準,一個唱段大都一韻到底。京韻大鼓的唱腔,經過劉寶全1師韓永祿、白鳳巖、韓德福等人的革新創造而豐富多彩。基本唱腔包括〔慢板〕和〔緊慢板〕。京韻大鼓是唱中有說,說中有唱,所以韻白(包括在板眼節奏之內的韻白和沒有板眼節奏的韻白)在演唱中也有重要的位置。韻白講究語氣韻味,要半說半唱,與唱腔自然銜接。京韻大鼓的表演形式是一人站唱。演員自擊鼓板掌握節奏;主要伴奏一般為三人,所操樂器為大三弦、四胡、琵琶,有時佐以低胡。

  民初,專門教唱京韻大鼓的名教師王文瑞等培養了一批女演員,民國三年(1914)后,北京天橋建立有女演員演唱大鼓的書館,又名落(1ào)子館。民國五年(1916)后發展有環翠軒、藕香榭、振華園等近十家。最著名的演員(當時稱鼓姬)有馮鳳喜、于瑞鳳、良小樓、白銀寶、何金桂等。她們演唱的曲目有一部分如《包公夸桑》、《玉堂春》等,和劉寶全、白云鵬、張筱軒的曲目不同。文人易實甫所寫的《天橋曲》中有“自見天橋馮鳳喜,不辭日日走天橋”的詩句。三十年代后在天橋德意軒、西城桃李園演唱的有李蘭舫、吳大平、汪淑貞等。二十世紀四十年代初北京培養成長的女演員小黑姑娘、小嵐云、小映霞、閻秋霞等紛紛去天津演出,有的成名后在當地落戶。

  劉寶全的學生白鳳鳴,早期師承劉寶全的唱法。其長兄白鳳巖曾任劉寶全的弦師,他根據白鳳鳴嗓音較寬、較低的特點,吸收借鑒了白云鵬的演唱藝術,與白鳳鳴于二十年代末共同創造了蒼涼悲壯“凡字腔”見長的“少白派”,并對后來天津“駱派”(駱玉笙)的形成產生了影響。

  二十世紀二十年代,由于新思潮的影響,白云鵬等人曾演唱過《大勸國民》、《燈下勸夫》等新曲目。

  與此同時,旗籍票友張云舫曾將京韻大鼓改革成“改良大鼓”,其特點是:編寫了新曲詞,多屬詼諧幽默的題材;唱腔高低多變、滑稽可笑;擊鼓法加上了忽輕忽重不時畫圈的夸張動作。后被稱為“滑稽大鼓”,成為京韻大韻的一個支派。演員有富少舫、崔子明、葉德霖、杜玉衡等,經常演唱《蔣干盜書》、《劉二姐拴娃娃》、《呂蒙正趕齋》等滑稽曲目。

  京韻大鼓曲目基本屬短篇唱段,傳統曲目有繼承于木板大鼓的《單刀會》、《戰長沙》、《博望坡》等數十段,有由劉寶全、莊蔭棠、白云鵬等人根據子弟書作品整理的《刺湯勤》、《白帝城》、《探晴雯》、《黛玉焚稿》等,還有一些寫景抒情的小段,如《丑末寅初》、《風雨歸舟》、《八愛》等。經常演唱的只有三十多段。

 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,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初,在北京建立的中央廣播說唱團、北京曲藝團等專業曲藝表演團體,先后在京韻大鼓推陳出新方面取得了比較顯著的成績。第一個在唱詞、唱腔、表演上進行革新的曲目是孫書筠演唱的《黃繼光》,其中插入的配樂朗誦等獲得了成功,短期內推廣到京津兩地,并灌制唱片向全國發行。緊接著又產生了一批反映現代生活的優秀曲目,有《羅盛教》、《黨的好女兒徐學惠》、《海上漁歌》、《黨的好女兒向秀麗》、《激浪丹心》、《韓英見娘》和新編歷史題材作品《野豬林》、《桃花莊》、《英臺哭墳》等。演員孫書筠、良小樓1師白鳳巖、韓德福等都參加了整舊創新的藝術實踐。演出形式也由一人擊節打鼓演唱,再次推出了雙唱形式。這一時期除一批老演員如良小樓、孫書筠、馬書麟、新嵐云登臺演出之外,還培養了一批中青年演員如馬靜宜、孟昭宜、莫岐等。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有種玉杰、王玉蘭等接班人。

  由河北省南部流行的木板大鼓改革、發展,逐步于清末形成。木板大鼓又名怯大鼓,以說唱中、長篇大書為主,兼唱一些短段。梅蘭芳在《談鼓王劉寶全的藝術創造》一文中記載:“劉寶全說‘怯大鼓’是從直隸河間府傳出來的,起初是鄉村里種莊稼歇息的時候,老老少少聚在一起,像秧歌那樣隨口唱著玩,漸漸受人歡迎,就有人到城里來作場。”

  木板大鼓的唱腔為板腔體,伴奏樂器只是鼓和板,進了北京以后,增加了三弦伴奏,藝人們走街串巷過著“打鼓彈弦走街坊”的賣藝生活,被稱為“逛街兒”的江湖調或怯大鼓。

  清代咸豐年間(1851-1861)旗籍出身的藝人金德貴,在長期演唱中將有板沒眼的木板大鼓,發展成一板一眼的板式,稱為雙板,字音也改成接近北京的語音。他曾命名為“京氣大鼓”,但沒有流傳開,人們仍然稱他演唱的為怯大鼓。

  同治、光緒年間(1862-1908)住在北京石頭胡同的藝人胡金堂(胡十),為提高怯大鼓鼓詞的質量,適應城市聽眾的需要,開始移植子弟書詞《長坂坡》等入怯大鼓演唱。他的演唱嗓音脆亮,一氣呵成,被譽為“一條線”,聲名漸起,代表曲目有《樊金定罵城》、《高懷德別女》等。

  與胡同時享名的還有擅唱《三國》短段故事的霍明亮,他原是做生意的,下海賣藝以后,也移植一些子弟書詞如《單刀會》、《戰長沙》等入怯大鼓演唱。他的演唱底氣足,嗓子又沖又亮,最擅長唱武段子。后來,他們去天津行藝,和當地的瞽目藝人宋玉昆(宋五)一起,被譽為胡、宋、霍三家,統稱怯大鼓。

相關評論
贊助商鏈接
贊助商鏈接
高清国产在线视频精品视频